二:踢球後腰痛兩周難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,四十歲的蘇格蘭男子G來到診所,記得半年前他來找我看肩膀痛,困擾了兩年多的病痛,三次針灸治療而愈,他當時很驚奇於中醫的神奇療效。這次又是什麽問題呢?原來他兩周前踢完球後,發覺腰部持續隱隱作痛,走路的時候痛感明顯,躺在床上也會酸痛,以致影響入睡。他的口音特別,性格樸實,雖個頭不高,但身材敦實,兩臀健碩,果然是位愛好足球的蘇格蘭人,是個理想的足球場上的邊鋒身材。

       經過我的仔細核實,他的腰痛在第五腰椎,並痛連左側平行腰部半尺的範圍;他的脈象顯示上部氣血不充,這種情況也有虛實之分,而左寸一個邊脈說明有太陽風寒,當為實證,用觸診核實,果然左側頭項部有壓痛;腹診發現肝區、大腸區壓痛,小腹溫度偏低。診斷為風寒束表、營衛不和、陽氣虛。

       診斷準確是治病的關鍵一步,那麽如何治療呢?《內經》曰治病如“解結”,非常形象。我的體會是,病結象個“死結”,由多種因素糾結在壹起,因此需要逐一化解,反之偶爾的不適便是“活結”,可以隨著時空周期變換和氣血的有序循環自然而解,何病之有!不知哪位偉人說過“世界上沒有相同的兩篇樹葉”,那麽世界上還會有兩個相同的人,兩個相同的病,兩個相同的“結”嗎?因此,做中醫確實是有挑戰性和創造性的工作。“解結”的關鍵是要明理,因此《內經》大量講解陰陽五行、七曜周旋、天人相應的不易之理,而少講治病的處方,旨在培養明理達變的治病能手,雖沒有羅列千萬的“病結”而千千萬萬種“病結”可解!

       我取左手後溪、合谷淺刺留針,囑其起身活動一下,他邊走邊扭動腰部,走了幾米轉身回來,表情怪異地說,“怎麽不痛了?”這對我來說,只解了一結,如果就此打住的話,他的腰痛很快又會回來。接著,我給他在風門、肺俞處刮痧,不少瘀滯透出體表,再瀉鳳池、風府二穴,這算是調和營衛之法。最後,針取中脘、氣海、天樞,留針半小時。起針後,他感到輕松釋然,我跟他解釋了我的診斷和治療思路,建議他再來看一次,可他的表情告訴我,再來一次是多余的,看來,他對中醫的信心已經逐漸牢固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腰痛的種類繁多,正如每個“死結”各不相同一樣,治療的方法當然千差萬別,難以尽言,我認為這也是中西醫最明顯的差異。G的腰痛,病位在第五腰椎及其左側,既在太陽經和大腸俞,又在體表由心肺所主,因此該腰痛與表寒、陽虛有關;體痛和氣血失調都是營衛不和的表現,蓋營衛和則表自解矣。針方為健脾、益氣、溫陽,固本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戶外運動勞損,又感受風寒,如果加上飲食生冷,或者沒有休息好等因素,自我“解結”就比較困難,這時中醫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   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

 

(本文處方須由中醫師指導使用;版权所有,引用请注明来源。)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