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:腰痛不治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Tony是位由Homeopath治療師介紹來的病人,二〇一三年六月五日未時第一次來到診所,主訴是腰痛半年,時輕時重,多方求醫無效,這次在健身房鍛煉後腰痛加重,已經一周半了,床上轉身及從地板上起身就會痛。檢查後得知,腰痛的部位在右側第十胸椎附近。但事情並不是這麽簡單!俗話說“家家有本難念的經”,他的病史是:憂郁癥、失眠、腸燥癥(用餐後很快腹瀉)、心悸、尿不盡、肩痛,另外還有手心冒汗、晨流涕、手指腳趾冷等癥狀。脈診發現肺脈虛、心脈有水汽、左尺稍硬、雙關滑實、人迎弱,腹診發現病在膽、大腸。綜合來看,我的診斷是:氣滞、氣虛、水濕為患。針用:中脘、氣海、天樞、支溝,留針半個小時,起針後囑其試試痛處,起身、趟地翻滾都不痛了,他很是差異。隨後我開五天的中藥處方:炙甘草、幹姜、當歸、黃芪、黨參、柴胡、白芍、枳殼、細辛、膽南星、酸棗仁、白術、澤瀉。六月十一日未時第二診,見其精神面貌為之一新,腰痛七成好轉、腸燥未發生、小便正常、流涕減少,說明氣和水化,第二診僅施針,方用:中脘、氣海、天樞、百會、支溝、合谷、絲竹空,腹症即平。六月十八日第三診,報告腰痛好轉九成、心悸好轉、手心汗減,但睡覺還沒明顯變化,每晚較難入睡,早上四點即醒。證型變化為脾肺氣虛兼痰熱內擾,他戊子年生人,火旺克金,兩次治療後,深藏的病根顯露了蛛絲馬跡。針方:中脘、氣海、合谷、光明、支溝、公孫,腹症即平,中藥原方加:升麻、黃芩、黃連、丹皮、生地、竹茹、茯苓、白芷,減澤瀉、細辛,三劑。

         Tony的主訴是腰痛,但腰痛僅是諸多癥狀之一,我診斷是內在的膽氣郁結反射到腰部的一種疼痛,因此針灸時沒有急於處理局部腰痛部位,僅用毫針調理臟腑的平衡,針完後疼痛立刻消失了,自然不需畫蛇添足。初診後,身體癥狀整體改善,證明了用針、用藥的方向正確。第三診,針藥作了調整,健脾、化痰、清熱是重點。病人初診時,病情很復雜,因此分清標本緩急就非常重要,腰痛病位在體屬標,還有諸如失眠、腸燥癥、晨涕、肩痛等都屬於標,臟腑的陰陽不平衡才是本,治療策略上“擒賊先擒王”,直搗其本,腰痛自解,而且其他癥狀也大為改善,說明治其本的重要作用。從這個病例還可以看到,對於錯綜復雜的病癥,把握了臟腑陰陽平衡這個根本,就可以化解。

(二〇一三年六月十八日 )

(本文處方須由中醫師指導使用;版权所有,引用请注明来源。)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